要学会如何被爱

【邦信】拜无忧

※描写流,渣慎。
※古风,非史。
※创灵为萧忆情新曲《拜无忧》,有摘撷、参考此歌。建议搭配食用♡

「拜无忧」

“朕去拜一人。”
张良觉天寒,拢了手炉,将银狐裘围颈得更紧,扫过梅萼。而掌中捏一绦,潇然收落君上亲迹,狂字有五。沧州浪、鹅溪绢,却恐墨色见陈。
显然人走久了。
张良屈腰,一探椀灯,以豆油灯晕映寻着君上足迹。到底白野恢阔,蹈雪之印皆郁郁黏地,望不清。张良压臂一抹,湿雪之冽令他一颤,手炉也没力擒着,连炭火一起摔滚,磕碜了雕柄。
“留侯大人,这……不派人去寻君上么?”身后侍卫正欲拱膝,张良抢先自拣了手炉。
“由他。若有担虑,便发两骑。”张良秉炉,彷然一笑。“天寒,良有些吃不消。药饼还在案上蒸着,先退了。”
天色阒暗,叠玉分鳞。雪光颠沉,霜尘飞亘。宫柳不经雪催,轻重无间,旋踵压折。张良经过时,横手一抚,替它除了雪沙。积雪随之浪扑而下,直落得他裘皮蒙白、皓首。
他恍然悲于宫柳境遇,独念况味。身处广厦,也终有欲倾之日。譬如屋椽漏了雪,戛戛作响,沆灙一气。
他还忆起了一件事。

天霰大雪,芦管哨鸣。刘邦腾驹向城堞,任北风朔朔,凛奔过鬓。
夜雪洒千仞,夜露溅袍身。峰台废毁,荒圮填髅。壤土冻涩,腥羶活泛。刘邦只一人,不得不摘壶灌酒壮胆——酒酿得生了,滓粒仍存。他只将绵滑琼液咽去,把余物激齿一吐。
他仿若并非天子,而是放旷潦倒人。
今宵,他宁是千古荒唐一厢,偏偏天公不作美。使雪瓣纷下,霜泽攒花。六出消溶入浆,无颜色。
新醅绿蚁,可携星照荧荧?
——犹忆那年啊。暖宫篁香,琴筝泠泠。金桃玛瑙,闲掷把玩,任身前大将军侍着。如此空耗光阴几许,他才指敲高座,俯瞰将军一眼,沉声道:“平身。”
“谢陛下。”
将军立脊,削骨清傲。自捋了一捋枫红发尾,拱手,面迎朱烛:
“臣多厮杀,且子房屡出奇谋。如今天下大定,望陛下微顾臣与子房情面…为民开仓。”
“除此之外,韩卿别无他求?”他状似略生狐疑,却将不满抑深。
“别无他求。”将军笃定,眉稍一束。
“……为民请命,善。准了。”
“谢陛下隆恩。”
“韩卿,朕有一问,如今未曾有解。你可为朕解惑啊?”他忽揪起话头,音放涌浮。“朕也算统战数次,却始终不知长安开外——御西那道是什么光景。你知否?”
将军猜他有征西域之志,但那道自己也未经三次。于是堪堪垂颈:“臣只知那道愈往西去,愈多沙砾。露浓马滑,适爵酒。时天洁,携来星照,迢迢流一路。”
“如此奇?”他大笑。
将军点了点下颌,开嗓请命道:“陛下若有西征之志,臣愿……”
他心下顿厌。甚么西征之志?西征甚么?他倒有与他齐眉之志,眼前人怎不知半分?!
“无此意。韩卿勿揣测!”
言罢,将军收声极快,俶尔一拜:“故都温存,陛下到底抛不下的。”
他还未怒。将军告声“臣自知冒犯龙颜,斗胆妄退。”竟未等他肯许,贸然推门页而去。
怨怼么?
罢了。
他与将军多有口舌交锋,交识数年,习惯了。
世间璧人也总有,却终得葵粥两箸,对坐黄昏。
只不过他与他之间,却有不如璧人悱恻。需有张阂,需赐平身。

刘邦驰骋西道,颅沉神浑,眼亦朦。
此地无曙暮之淋,无华盖鲸吞,无上林之轩,无猿猱之乐。竟星照也无,惟渴慕一人。
他拨箭袋,操弦搭寸,曲肘拉射。一道白羽闪去,嗖尾衍没,不知可中古道辙痕?
风雪太大,众声倶浊,终焉不见。
——犹记那年啊。他出兵讨伐匈人,招摇坐镇。自觉妙算如神,逞能太过,落了个身陷囹圄的恶果。周身炬火闪炽,群兵暴厉,猛如饥狼。时不时呲个牙花,提刀对峙。
“韩卿!”将死之际,他终于有了惧意,不禁高喝出口。
岂料真有人应。
“臣在!”
是将军高应,一骑绝尘。枪姿游龙戏凤,逼覆乾坤,连径杀了来。
银枪刺剟,搠荡群人。举杆侵肌,一并挑飞。转瞬移至他跟前,却是面满赭乌,连发缕都糁上血砂。
“重言…韩卿…”他心一悸,竟连称呼都择了个空:“能归否?”
将军俯首,微微一哂:“请君上上马安定心气。”
“毋欺朕。”他心稍平,与他贴耳一叨,“欺君罔上,韩卿倒不止一次。担心朕新帐旧账一并算了。”
“君上再百般与臣刁难嘲弄,便无缘可算了。”
他自知受亏,便不多言。于是上马,笼紧人腰。
一路割裂毡毯,撞避笼箧,飞扬泥泞,踏践密草。
藐倒狼烟,策破难窘,朗朗冲回汉城。

刘邦边放神思,边穿雪幕。畸零布幔,渐得眼中。
——是将军韩信驻守之地了。

——张良还忆起一件事。
大将军韩信,自请过西道、镇陇西。
当日为君者停眸注人,目起一片湛寒。
张良躬身请劝,刘邦却极厌冗,挥袂吐了两字:“由他。”
终是娓娓请平身,将军自跪谢隆恩。

“陛下亲临!陛下亲临!”守帐的卒子一见刘邦从陌上奔下,连弃矛器,匍匐于地。
“陛下亲临!尔等还不拜谢!”
如此几番鼓传,闹得营兵俱出。众兵挽扼起一圈爝火,其辉灼灼,摇曳不停。
“陛下骁勇有方,竟只身看望我等……”
“陛下爱君如此,真乃明君乎!”
“陛下万岁!”
“陛下万岁!万岁!万万岁!”
浩玉锦岚,雾淙张漫。
普天鹅雪下,他一擞蟒袍,苦靥对众。
——今宵,朕本非殿上那个谁。
为何?为谁?
——千秋荒唐这一回啊!

将军后出,勾开营幛。步幅大趋,翻腕挟枪。
容仪恭然,徐徐三拜。
无旖旎,无攀缠。

一拜天地浩荡,河山永蔚。
二拜高堂济清辉。
三拜芳灵尚鲜,花魂揉碎。
“陛下,万岁,万岁,万万岁。”

——刘邦忽觉,自己并非最无忧的谁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强势安利《拜无忧》!萧忆情原唱版与瓜瓜翻唱版!简直耳朵怀孕!😭
介于个人理解对曲不同,在此多情各位宽谅。
刘邦“想要拜一人”,末了却受“万人拜”,可谓真是高处不胜寒了。
他一人雪夜放马,妄想“拜人”,是千古荒唐。犹其是自家大将军对他三拜,流露忠情时,他自持自情,更显荒唐。
张良观柳时思之:“身处广厦,也终有欲倾之日。”其实他是怜君的,可他性聪。关于他人情事,他终究插手不得了。
至于更多波澜意蕴,还望各位自品。
感谢读完、望君喜欢。

评论(25)
热度(130)
© 溪执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