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信昭】追凰

◎CP:韩信x王昭君

◎龙凤设定。

◎描写流渣慎。其实我感觉后篇收束过快啦[.]

初见之时,天地繁节。

而有凰自火尘翩生,雪羽霜色,形姿窈窕,音清神髓。

恰遇化为人形不久的白龙,怔视许久,将一只白凰的化形看了满眼去。

天下大白,冷月濯濯。而凤火灼灼,似霞烧过半片云天。白凰几个翩跹,继而落足,霓裳迤逦,而眼中寒蓝流于星辉。她没有问他名姓,只是落步款款,径自行至他的身前。

“你手流血了。”她缓缓启齿,却并无嫌弃之意。

“一点小伤,不过和狐狸打打闹闹罢了。我去洗!”他霎时顿显局促,正欲抽身回返。对方却牵起他的掌心,轻呼柔气,一朵冰莲,清气微雪,正愈合了那冒血伤口。

“你是龙。”她眸中星辉潋滟,“我还未见过龙。”

 “我也未见过凤凰一族。”他笑道,心中无端多了几分好感,“传说龙与凤是天生一对。龙凤相遇,生死所累。若是两心相悦,天雷雨雪,都不能将其分开。”

 她并不言语,只是巧笑。任他谈天说地,从天上的轻云扯到人间的街市,述说一切她未曾望过的美景。

“我要走了。”末了,他起身,迈出数步后回首,喊道:“我还会来找你玩的!”

她摆臂,自作挥别。只望他离开时的足印,绵延天涯。

 

再见之时,她正卧于梧桐,熙熙鸣腔。

“我来啦。狐狸听说我结识了你,托我带来些落瓣。我编了个花环送你。”凭借身形轻捷矫健,他点足而上,正好攀至她身旁,见她出神,落手便将那串花环戴在她发间。

她微愕,抬腕抚上,顿时笑得轻柔。

“谢谢你。”

“你怎么老是待在这个地方,我带你去外面玩罢?”见她着了花冠,一袭素霓,更是出尘美艳。他不禁有点出神,伸手拂去她发间的梧叶。

“我的翅翼,不善飞行。即使化为凤凰,也飞不远。”她眸光转向一旁,他却落落一笑:“这个不打紧!我带你飞!”

言毕,将手递她。她五指收紧,只觉他的手温,绵绵不断地温热了自己的掌心。

真是温暖……她身为白凰,控冰而行,千年入火,涅槃重生,她的体温始终寒凉,未见暖度。他的手却比那涅槃之焰还为煊煊,令人不舍放开。

他搂上她的腰肢,微调重心,出枪腾跃而起。

“你看。”他收紧内力,“那下面是青丘,就是狐族的领地!我那个至交就住在那里!青丘的山水都好看得很,待会我带你去看!”

她却无话可答。

他正心疑对方为何不出声,四目相对,却见她双颊羞红。

“我……”他再伶牙俐齿,却也滞声,只是凝视,脸上也烧了起来。

后来狐狸还调侃起此事,捧着酒樽笑得格外爽落。

“可以啊重言,抱得美人归。”

 

再见之时,又是一见。

季节更迭,已换了几番春秋。

   白凰翙翙其羽,白龙雄雄其姿。盔簪发雪,浩屏江山,皆已相携看透。

   龙凤相遇,两心相悦,本以为能一生相守。

 

只可惜那日选拔祭品,象牙玉签所掷,却指向了她。

她从被选中到离开,他始终沉默不语,未吐一字。

除了狐狸对他劝慰,所有妖类,都在嘲他的绝情,他却无心在意。

只是她离开时的那一眼,如寒刃裂帛,近乎剜碎了他的心器。

    

  “等我。”

——等他变强大,真正成为呼风唤雨的白龙。鳞爪尖锋,兴云吐雾。可引天雷,可扫穹空。

“等我,来救你。”

 

她在异乡不断鸣唱、死去、涅槃重生。

但无论如何,每每重生后睁眼,也不会见到当年那只望她入迷的白龙。每每焰中抟飞,却也温热不了冰冷的双掌。

反反复复,直至心如死灰。

当年相遇之言,有“生死所累”云者,竟是一语成谶。

霜雪吹首,更衬其白。而冷月疏风,不见其人。

她控冰幻出莲瓣,织成玲珑花冠,置于掌心,凉渗入肌,却终是长喟一声,将其捏碎。

当年相顾成双,如今不过雪白几缕,沾上各自青丝,凉了朱血欢喜。

 

『妖界有传。』

『龙凤相遇,生死所累。若两心相悦,莫不强分。

有一白龙,巧见白凰。日日与之戏,涉江山。

后白凰献神之祭,白龙因弱默然,为是日后往救之,而后相伴终。

只惜白龙趋往之际,白凰已死矣。

其生乃长情相思,盼与龙见。死后不过一把枯骨,包于美人香衣。

凰乃不死,除绝心断情。

白龙为泣。

于其死后,誓不爱一人。而年年青丘花放,必为花环,奠亡妻。』

 

评论(6)
热度(117)

© 溪执❣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