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白昭】求凰

※cp:[凤求凰] 李白 x [凤凰于飞] 王昭君

※自行避雷,不喜右上。

※描写流。官设有/私设有。

 

求凰

是拂晓。

  她绛带束腰,薄绸白帛,铮琮玉环几声脆撞。惊鸿芳姿,容色惊艳,对坐花尖。

 他从晴窗而过,正是荼白长衫,携剑负酒。与身边挚友高谈九州捭阖,阔论五岳雄景。恰好也无端侧目而望,恰好望见她的轻笑漫上唇边。

  他年少时便出蜀道、游群山。此番归于旧乡凤穴,只是随意赏些沉黄草堕、群红乱飞,权当览尽春风词笔,未曾想过还能得一段流缘。

  何谓流缘?便是那人端临花间,颜貌晏晏,纤袖扬展。白玉手、淡雪眸,催得春光蒙烟不与其争姣好,莺鸣敛声不与其争清绝。

如此良人,当以诗酒以敬。

  ——哪怕诗不以明志,酒不能畅怀。仍还大摆华宴,设立觥筹,添续梨酒,调一笔浓墨,试写那人貌美三分。暗自掂量辗侧,提手却若千钧,次日央了侍女送去,送回时只用朱砂圈点了一词。

  春约。

 “岂不闻汉时司马相如才誉京师,词动凌云。一曲《凤求凰》,琴调绕梁,金声玉咽,竟令文君当垆售酒,倾心而求’一心人’?”他自是应了她的春约,轻云之下,琼花环伺,各凝纷泽。她却擒抹淡笑,提起迤逦长裳,无心留恋佳景,转身回望玲珑朱阁。

  “若不是因为《白头吟》诗中绝唱,两人也不会长相厮守。”她微漏唇隙,眼中流华掠过,转瞬而逝,依旧是清气盈盈,炯若寒星。

  他郎笑三声,眼底悦色却未褪尽:“此言极是。此言极是。”

  ——她只欺瞒她自己一人,却瞒不了凰族的众人。

  她是天选祭品,凰族遗孤。所有凰类都可掌控火法,只有她一人,生于冰雪之中,指掌可动聚霜雪坚冰。惟褪骨死亡之际,方能踏火尘翩生。她也曾远嫁龙族,却未将山盟落定,又被匆匆送回;她也曾揽菱花镜,涂点鹅黄,勾眉水脂,将那插钿合分两股,赠予心上人;她也曾平沙落雁,暗调琵琶,仰观黄云堆雪,葱指洄游琴索。

  她闭口缄默。他却能分三两个日头的天光,听尽纷言,明了她几千年的故说。

  在那句“此言极是”落音之后,他微一沉吟,未褪干净的畅笑便又卷土而来:“不过,你怎敢笃定,凤就求不到凰,长情就抵不过心锁?”

  言之徐徐,却说得她轻颤僵步。

  彼时春风乍起。她是栖于梧桐的白凰,年岁荒芜,灵台干枯。而他才华横溢,一方剑仙,是凤族风流至极的墨客。

  他从远方而来,赴谁春风之约。*

 

  脉脉杜鹃芳啼,不如归去,不如归去。

  可他却滞于凤穴,洗尽尘衣。将玉鞍束之高阁,将砚墨泼于沧纸,劲笔下遒,轻重缓急,将相思落满,将腔器争鸣。只为点碎那一点心窍,盘桓两情。

  那人不作凝目,他却也知难而进。

  流言自是纷起。世说一介诗仙,竟也会为一人怆喜,为一人拱手相让,为一人描词砌藻,为一人挑尽锋笔。

  罢、罢、罢。

  他修颀孑立,泥坛封酒,诗酒相约年年春期。那人却不来,总不来。

  明明如今有缘有约,可以相顾成双,与子偕臧,偏偏却要为那已经悄然远去的心中人,亏盈韶华,消损颜容。他逍遥千年,自是不恼。只是有时醉酒深了,也会醉里击刃,剑面滑雪,而齿间轻唤,皆为她的名姓。

  “昭君。”

  清醒只当无事发生,依旧结伴引吭,踏春吹絮。

 

  那年春期,天有异象,众鸟啼血。

  不过几更便织起彤云,卷下春雪。薄白裹覆,他登檐而望,顷刻之间,却是冷哼。

  ——屠杀凤凰,自有群妖作乱。

  而雪中黯影憧憧,扑掠各处。凤凰哀鸣过后,自是浴火重生。霎时间,四处燃起一片灼霞。

  他出剑,破风而斩。只将酒液入口,青莲剑气驱动,寒如列星,剑弧暴射。

  奈何敌暗我明。

  正略显疲惫之际,却听闻熟悉淡笑,随风涌来:

  “凤凰身为神鸟,不宜大开杀戒。何必、何苦呢。”

  转而四处霜冻,坚冰四洁。她点足,轻盈落地。

  “凛冬已至。”她旋袖而抟,从天穹下狠厉刺下冰柱,却看得他好不怅然。

  “原来已经这么久了,你却还是丢弃春色。”他吐字道。“我却还是——求不得。”

  她张张唇,正欲出言之际,却是身形一倾。

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他正收神抬剑,抵住那道突袭的锋芒,她却将他生生一推,任凭那点寒光,坠入她的心器。

  ——!

  “你干什么!”他出手,却恰逢她又露微笑。

  “求不得……真苦……我也在一直想,冰天雪地,什么时候可以结束呢……唯有死亡的时候,我才能感到浴火的温暖。”她温声道,对上他骤缩的曈眸。

  “你的手温,我会记得。”她轻叹一声,耗尽全部心力,终得化为一股火尘,化烟而去。

  ——只剩那一句轻语,随风飘荡。

  “等我醒来之时,你还会求吗?”

 

  是星夜。

  千星垂水,淡月浮影。流光纷坠,华景摇曳。她依旧绛带束腰,薄绸白帛,铮琮玉环几声脆撞。惊鸿芳姿,容色惊艳,从焰中舒腰展颜。

  凰族浴火重生,不死,不丧。

  她千年之前落的那把心锁,竟也无声被这漫天银河熔开。

  只是……不见那人。

  她垂首,水中千星,荡涤莹洁。水中的自己还未收起灿火的翼羽,余烬摇红。——却正与那星空映衬,端得璀璨无双。

  而一句轻声,由远到近,款款传来。

  “我愿化为整片星空,只为点缀你那灿火的翅膀。”

  男嗓清朗,似是邀谁赶赴春约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*“他从远方而来,赴谁春风之约”:化用于烟罗《花叶无双》

*灵感来源:元素受《离凰》、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影响,特此感谢=V=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此文送给我cp。

虽然知道她看不见但是还是想说声感谢。

我超喜欢你。

所以,我最亲爱的人啊,路途遥远我们要一直在一起啊。

评论(14)
热度(113)
  1. 弥鹿溪执❣️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溪执❣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