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们不能够把我枕着阴凉花野的头颅托起来。






绑画:@临浮笑
倒影:@竹由

【酒鱼】四季令·暮樱

※古风。描写流。
※未细考,如有bug良言相指,不胜感激。
※灵感来源《庄子·说剑》




「暮樱」

暮春。
暮春踏野,正是信风熏暖。
于是春山旷素,春路岚浮。翠林和煦,丰缟溢滴。日光下透,将融彩攒映于青砖隐径。而春露滋凉,浸人罗衣。早有撷花女流,敷面红脂,相吟宫曲,惹得一片莺啘软调,激齿和体。
山寺外。虽闲植竹芷,仍芳菲不绝。只见几树山樱粉溶,数瓣纤巧,又有翩翩翼蝶,形姿为侣。而那山寺倒似道居,朱漆鹤纹,檐脊攒尖,结体精严,竟有惊龙游凤之势。来者荼白遍体,在一片春阳里候得耐心。时而抬足巡步,出口繁句;时而开鞘,走锋冷激,硬生削去一片山叶,以指相掠,衔入齿室,啖为涩汁。
“在下李某。素闻贤者隐居于南华山寺,苦修剑艺,故此冒昧走访。李某自幼习剑,妄想比试个次第。”始是空山新雨,来客仍余一身潇郁。竹具漫置,抟掌而合,恣意把玩,浴风朗朗。顿声之时却敛了一双寒目,高声续:“不知贤者意下如何?”
“呵。”
只听得寺环脆响,寺内人徐徐步出,一副被扰了清静的态样。鹖冠道氅,清气磊落,颜容出尘。妙目如潭,金虹熠熠,却暗叠惰意,更偷得半晌慵倚闲欢,增得三分勾人旖旎。
“周不喜比试,恕不相待,自回罢。”
“李某不远千里驰足策马,易过紫裘,散尽千金。贤者之言,不过一句,这便驱李某走了?”来客畅笑乍起,眸含玩味。
“也是。用你千金之锞换我轻薄之句,未免不值。”那人稍扬俊眉,怠色未褪,谩应道:“你想同我较量剑法?”
“正是。”来客正色,言之徐徐:“贤者曾言:‘臣之剑,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’。不妨比试,十步之内,任李某设防。贤者之剑,能否使李某血溅三尺?”
“妙哉。”那人软笑如漪,却教那来客心口一窒。提袍举步,倨身掇起一枝竹骨。将荟翠作个起势,竹尖便点准来客的眉心。
“出剑罢。”
话音恰落,来客已掠出十步之外,速如沓星。旋即启鞘露锷,一线清光绊射。其光泛如溢糖,灿若霜波,濯明性灵。一剑即出,锋尖芒冷。银面折射春阳,瞬时镀过一层缃黄流华。
青莲之剑,风骨雅心,当为佳宾使。
——此时正是。
来客剑在彼手,已是蓄势而发。
春风拂涌,穿竹惠声。那人凝睇比量几分,旋即举掌出式!

一步。虚如地菌蒸生。来客还其力道,稳接。
二步。渺如雪洒棂窗。来客还其力道,稳接。
三步。浮若柳棉吹絮。来客还其力道,稳接。
四步。漂如秋飙小喁。来客还其力道,稳接。
五步。枯如戚垣零木。来客还其力道,稳接。
六步。散若参砂纷乱。来客还其力道,稳接。
惟余三步。
来者抬目,笑意盈然。却见那人微阖金眸,蹙眉相眺,容色不定。
“贤者可要认输?李某倒可……”来客支颏,语未歇落,七步之利却袭面夺来!
坚若星石撞曳。
来客紧柄,咬紧牙槽,净心挪腰,生生抵住。
八步劲如削竹伐柏。九步拔如剁珠碎玑。
——来客吐息匀净,接扼相妥。
——那人竹湍猝凛,击斩铿锵。
双剑凌、泠,双人浊、清。
白刃相触,春雪圆天,春霆决地。

——十步。
持以春气,行以春流。
来客掷力相抵,耳穴訇鸣。
却是丝缕酥香茶芜,堪堪萦上鼻端。
空门?虚剑?
否!
定是那人用力过度,失了步法,此时摔向他的怀襟。
来客如失足苍崖,心神俱空,竟使长铗脱手,出腕去挽那人的腰臂。
——却被一点寒芒指喉。
不敢妄动半分。
“你输了。”那人语声持淡,掷了竹管,其上已是裂痕密结。那人面上倒也怔忡。“周最后一击是虚剑,大道之极。虽说你接不住,可为何你不施挡御?”
“贤者果然剑艺超人,竹骨性脆,竟接下青莲精铁回合十次。李某已输,自会动身离开南华,叨扰。”来客回以一笑,却是怏容高挂。
“何必?”来客正欲开足,却听得身后微哂:“既已看了周数天,又何必这般沓沓脱逃?”
“你懂得?”
“自然。”仍是巧笑。
“原来你懂。”苦笑三声,随之转静。

数日前,青莲剑仙李太白途径南华,梦见翼蝶舞至山寺。他便欣然前往,投墨摹纸,却恍见一人。
静若处子,动若谪仙。
本是惊绝,便忍不住窥数次,望数眼。
见那人榈案柔眠,浸灌竹泽。察那人昭如日月,峭如星尘。
——而与他相似九分,还是眼底落寞。
红尘皆休,浮华悠悠,绺绺漠漠。
至于如何相思成疾,如何惊深入骨;他都当舍去赘述靡节,不如抒以简骏字格,这般挠肝扰心。
他终提钧而立寺门,暮樱焕绮,绯粉香迎。

来客李太白,解斛痛啜,攥足胆气,春酒漱齿,分外甘爽。饮罢,与那人四目相对,正是嗫嚅。
“不必多言。”
“为何?”
“君子之交淡如水,小人之交甘若醨。”
“那李某便不多言。贤者多有保重,山高水远,各自珍重。”他自知缘浅,略一拱手,收锋入鞘。
“且慢。周有留客之意,不知你可有成人之美?”那人明眸善睐,“共作葵羹,共匙樱粥,如何?”
“……善。”他惊愕良久,终拊掌大笑。
而后孤掌拍掸一株山樱,漫天落瓣簌簌下。粉纠溶,落一头。
“此花为聘,以镌剑意。”他朗声道,折枝苞蕊,顺手撷入对方鬓际。
“周从命即是。”那人依旧笑得轻软,眼底鎏金澈滔、珠丸也似。
——却是倦色全无。

暮樱春翎,剑管私语。
不问先春缘由,不问旧风月事。只在从此,携手珍程。
双人比肩,相缄而已。
暮樱不问春华语,兀自折春陶然去。

©溪执🎇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