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们不能够把我枕着阴凉花野的头颅托起来。






绑画:@临浮笑
倒影:@竹由

【酒鱼】雨上

※描写流,复健ฅooc
※鲲第一人称。你:李白/他:庄周
※推荐BGM:许嵩《清明雨上》
这其实是清明贺文你信吗[。]

清明。
溽气流湿,叶凝碧泽。枝头黄梅病悒,任水泄挟瓣,哀哀乍垂。众多鹊燕,为了避雨只憩一枝,纷纷啭啼。应是春寒料峭,又是羽身毛衣黏湿,簌擞黄缘,倒符合烟景。
我正擎着飞彩盏,以热水浇注一蛊苦绿。却因殷切,手腕连晃;不自觉间便抖溅星点,沾上劣碑。碑集已显翳翳,诚然是去年旧剔。我以指搔剥苔廓,方见三字流丽。
庄子休。
他仙逝之时嘱咐我,不得土葬。星月为玑,东风为褥;肌为蚁噬,身为蚓粮。从大道生来,化虚气而散矣。
我未负他愿。负他的愿者,是你。
今年清明,你稍移步,迳过润泥之间驳错红青。
轩风撩发,飖然白衣。任谁一过眼,都烁烁惊心。
如今,你却是足乱神溃,佯作挺脊,跨步急急。
“何必再来?”我声气转恶,面色一凝,将祭茶磕于落蕊残萼旁,“负情至此,何来脸面!”
“今番清明。容某掷酒一番,自会退行。”你款款躬身,施个简礼。俯腰一动,却是醺气四逸。是愁,好闻。
我估摸你是借酒消愁一夕,仍出言力讽:“满身酒气祭人?当真是万花丛中酗,今番来走个片场!”
“……何谓万花丛?某终身不娶。”
“剑仙如今妻妾成群,儿女双全。广厦金屋,满奁珠圆。他待你也算不薄!莫非‘婚堂跪天地’都是一纸空文?好个‘终生不娶’!”我极恨他这酒填心壑的懦样,昂声大怒,一跃而起。
你怔忡半晌,终是抽手,启开索索高锋。青莲剑冽,刃比澄天。我觉刺目,只得微一阖眼。
“某不是寡恩之人。”你掸过剑柱,字字沈声,“他血碾此,某不敢忘。”
我心腔一震。身不由主间,已侧身让开,口上喃叨道:“步步是错……步步是错……”
即使步步是错,但毕竟是他所择。既是他所择,从动情至此,我都未干涉一字。
“多谢。”你应首,仔细拧开酒塞,继而摸出兔毫釉。扬手若抽丝,洁浆沫滚,将一釉青淋秀,随之端恭供在冢前。怀人,应景。
“要待到何时?”我矮身垂眸,也是纳闷,“可不许太久。”
你缓缓抬脸,睨天一喟。
“某欲待到,缘生、缘死。①”

缘生?
你与他逢,是竹甍陋巷。
此时我尚龄幼,至少未能成鹏,只得帮他做些编织活计。他撑肘坐于砖石,指掌翻扬。家无余粮,只得揽萝为履。他一裹青靛,瞳水滴星,瘦骨清挺,似竹。
独我一人的竹。
你倒是诗酒伴怀,雄赳过市。怒发白马,有云腴雪鹤之姿。途径他时,倏而止蹄而笑:“敢问草鞋几文?”
“若喜,拿了去罢。”他扫眼你恣达颜容,剑眉薄鬓,却并不膝折;端得是轻语悠慢,“喏,鲲,挑双予他。”
“予他?先生,我们无米下锅……”我登时困窘,拗过诓辞。他眉锋一扬,挥袂擒过一双:“纵是汲汲于贫,又怎得教人笑话!”
“先生见解甚好。”你滚鞍下马,旷然抖出几块金锞,“先生一收?”
“委实说笑了。周素居山壤,卑鄙无厌,如何是个收的缘由?”
“黄金浮世宝,知音世所稀。②”
“呵…何谓知音?”他垂睫,话息暧暧转倦,眼低,却更纳朝旭。
“昔者俞伯牙操琴,钟子期明其意……”你自举纤毫杂册,述之款款。自《本味》并《列子》,③沉匆各列,言罢提酒灌一齿。
“所谓知音,一人断命,一人断琴。④”他垮肩更甚,慵昧接腔,一扫金锞,“钱财何用?只供剑仙与所谓知音,酒坊为乐罢了!”
我圆目结舌,原来一向身量高姿、冷眼观世的他,竟识得你。
“先生不喜知音之说?”你微愕,微略背俯,欲要洗耳恭听。
“靡音乱耳,无可复说。”他荡气匀息,继而双瞳耿抬,犹是清淙,“通音而识,因音而散。琴音之罪也?”
你容色一凛,牵马拂去。
归来时无马,但持满坛杏泥。酒是容春酿,长安头名的旌牌,自是浑然漱香。人是少年郎,发尾有黄杏瓣华,掸指零几勾飞去。
你郎笑三声,膝行置酒,动臂以请:“先生饥肠可饮。”
“阁下好生奇怪,先生不喜饮酒……”我对他本就日月相随、魂灵独占。他隐大市而不喧,屈漆园而发天机,独独展颜与我陪。正可谓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”,怎教这后生几两杏酒,便相交占了便宜?
我正出言无状,一厢恼愤。他却“嗳”了一声,捏过寒盏薄缘,仰首饮个干净。
“好酒。”
“五花马所换,自然上佳——这位小友倒紧张得很。”你犹是侃侃,瞟我兴许,音尾轻哼。
“鲲。”他哄慰般理我襟心,我切切搂他袖底,作势滑入他肩怀。
我偏轻稚。
而你不行。
你席地,略一旁顾。旋即稍动剑脊,暴射澈光,剑花生舞,挑过枝绚杏。
“杏酒于先生肠肚,某心贪,还愿此杏入先生怀。”
他软笑相凝,握过黄华予我。
“鲲,握着。”
我倒上了气头,揉了一手碎瓣如珠,恨不能以足践踩,化为遗泥。
“先生与小友很是有趣。”你分明不以为然,泼字真挚,“某有深交之意。不知某是否如杏?也入先生心隅?”
他揽过深杯,素青含掌。
“不妨一试。”

缘生?
你与他交,是日照西桥。
轻云波曳,曙逐形节。你白袍连腰,酒囊胜雪。而他萃衣浓翠,黛带翡蝶,且踅且歌。
桥不阔,窄桥。桥下流水凌舒,芙蕖浮沉,四披胭耀。有舟子拄桨,溯过几株弱荷,分明是不护淡雪霞粉的心思。水口清圆,兰舸滑碎处,乾坤逆旋结鎏金。桥上三人,信步各举;各束丈袍,袍角各于荷风摇。
你向来骄然比阳,也契他郁郁胜露。
他为蒙地薤露,你为长安高阳。
故此为你而蒸,腾为水汽,他也愿行。
所谓风物妙华,所谓双侣相配。如今掐指想来,大抵如此。
彼时他移目一瞥,似是定睛于桥斗上墨剂注匀的滋苔,实则迎熏风、迎你颜:“周来迟。”
“无妨。某也刚来。”你扯谎都不觉惭面,反而愈加热切。
“周未曾为客。”
“无妨。先生随某来,某宅还不如矮桥!只盼先生光临。”
于是随。我仍低呓嘟囔,他与你纵谈诸子、筛查群经,翩翩入港。
随至府邸,仆佣趋迎。其宅大有雄浑之势——收步伫看,只见巩砌精整,构比天穹。侍婢皆铅红珠履,是个绮重。他不动容,也不嗟弄,只是眉尖僵蹙,蹈步也慢。
“先生不喜此地?”你倏而停步,回首相询,仿佛明了三分。
“周欲闻自然之声,剑仙透悟否?若是悟了,便真如剑仙所言——‘知音’。”
“原来如此,某早悟了!”你长叹,“先生倾耳一听!”
我呼出浊气,他也端详。
叮!
叮!
叮!
——是风弄角铁的抟击之声,清且和融。
我徒然一惊,这才见了檐角行列的铁物,莹莹光华,音摇云天。
他登时轻笑出时,直秉戏言:
“呵……飘风如此,泠风也如此……噫,总归窥得三分自然。”
你拊掌而问:“那先生可愿同某一趟观景?”
于是随。我只不发一言,暗自窥察。他与你既赏张灯结彩,又逗红鲤漫灵。闭穿廊庑,静走晴窗。有人为伴,风埃世味,倒也棉细如纱。
末了你还流响诗情,抒怀吟哦。累累一纸夏诗,若捧新冰。他佯称不喜,却兀自书下。归家之时悬起草囊,铭记于心。
我却挽了一段闹调,数落贵府令人神杂,而你只不过是个俗人。
他倒横膝掬茶,首次为人辩解。
“俗是俗了些。儿郎可教,狷性可调。”
分明在嗤,可眉眼素柔。

你与他思,因南国红豆。
你与他执,是上元灯火。
你与他恋,因千日炙炙。
……

——而你与他度。
是满堂朱粉,交泠跪天地。
你正红广裳,他纱头濛目。茶肴满榻,玉屑洒扫。笙调鼓促,烛脂雕长。
他本是苍梧之人,纵是动情,也不多言。而今番成婚,只因你婚辞所摘一句。
“生当复来归,死当长相思。⑤”
那时我已可化鹏。翼羽刷震,洒毛飞雪,鼓舞虹蜺。荡五越、崩百川,⑥又怎舍将他许你、为情所累?
“鲲……”他特来劝我,语滞喉塞,甚是酸楚。
“先生曾言绝不盟约,绝不动情。先生忘否?”
“人故无情乎?然也。”语音落尽,他冁然一笑。
我心胀欲裂。
——我本不舍,奈何步步是错。
即使步步是错,但毕竟是他所择。既是他所择,从动情至此,我都未干涉一字。
你他贪枕,散裘覆衾。春宵旖旎,云雨几度。
磨魂销骨。
缠手之欢,舐唇之蛊。
纵是动情,不肯一放。

缘生?缘生?
缘生至此。
钟漏点滴,点滴密流。
你因才誉长安,顷刻也拜上高堂。仕途明镜,只待拢足侍立于青黼,对答于“小臣”“寿君”。
纵是狂姿,偏有人妒。
同僚邀你赴华宴,中有美酒值千金。美酒错过拾不得,未想阴谋是拾掇。心讷大兴正揭酒,未知有人开机括。
瞬息如雷落!
他拍案而起,翻身护你。
你仗一点耳力,此时才大惊,从钝猛起。堪堪击刃,钉住余器。
——不料那寒镞之速,早已凿穿他心骨。
“不得、不得土葬……留心……入仕……”他以指摩挲你颊,而你长嘶痛啸,五指怒嵌似织血:
“先生怎忍心弃某,先生怎忍一人断命,一人断琴!”
“知音早死……生、生当复来归,死当长相思……”
他本可不扑救。你危,故他救你。
他本不喜权欲。你喜,故他随你。
而后殡仪已毕,而后生死相隔。
那段时日,我常见你东瓶西厢放,移他旧物;常见你市井混迹,而满醊酡步,状若嗔癫。
只是路见不平,盗劫于车、威逼于民,你定会举鞘而迎。
——至此你每一次的行侠仗义,都像他义无反顾地救你。⑦

清明。
溽气流湿,叶凝碧泽。枝头黄梅病悒,骤雨方停。
“时日已到,速去。”我几番踟蹰,终于摆手逐你。却见你伏碑堕泪,端得拆了两行泪泉,湿衣滂滂。
“还等甚么!”我伤心恼极。

——而你低声絮絮。

——“再等等罢……

等他老在某心里。”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①“某欲待到,缘生、缘死”:灵感来源于河图《NL不分》
②“知音世所稀”:引至孟浩然《留别王维》
③“自《本味》并《列子》”:意思是,太白举的知音之例,出处在《吕氏春秋·本味》和《列子》里
④“一人断命,一人断琴”:化用于余秋雨《君子之道》
⑤“生当复来归,死当长相思”:引至苏武《长相思》
⑥“翼羽刷震,洒毛飞雪,鼓舞虹蜺。荡五越、崩百川”:化用于李白《大鹏赋》
⑦“至此你每一次的行侠仗义,都像他义无反顾地救你”:用于QQ空间林稚的梗,特此感谢。
⑧“等他老在某心里”:化用于《无人赴约》

©溪执🎇 | Powered by LOFTER